<var id="rhnzw"><ol id="rhnzw"><span id="rhnzw"></span></ol></var>

    1. <meter id="rhnzw"><u id="rhnzw"></u></meter>
    2. 打開泰伯APP,感受不一樣的閱讀體驗打開APP

      十載遙感 半載AI |航天創企之2018

      泰伯網?2018-12-29 14:29:21

      摘要: 商業遙感快速化、模塊化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在解決商業遙感衛星有無的層面,國星宇航作為其中的一個參與者。目前整個行業的發展速度比較快,不過快并不代表容易。

        火箭馬上要升空了,就在酒泉發射中心。

        一行人熙熙攘攘地往前涌著,都想距離發射地再近些。

        很快,人流停了,人們掏出手機,舉好相機,靜靜地站著,等待發射倒計時。

        大家呼出的熱氣,像一股白煙,融入空氣中,眼神的熱切卻絲毫未受影響。

        愣神兒的功夫,只聽見一聲轟隆的巨響,火舌噴向地面,伴隨土黃色的煙塵,長二丁火箭騰空而起,沖破天際。

        一時間,所有的目光都集中遠處的那縷弧線,直至逐漸消失,全程不過兩分鐘。

        慢慢的,人群開始散去。

        不過還有一群人兒,看著蔚藍天際的白線,久久保持佇立。

        這會才注意到他們著統一服裝,厚厚的工裝上赫然繡著“國星宇航”。

        多數人看到了火箭騰空,緩而有力。而事實上,與之同步的還有十二顆衛星,搭乘這兩分鐘“航班”,升空入軌。

        從“斗魚—666”、“新疆交通01號”和“星河02號”的衣貼上,可以知道哪三顆是屬于他們的。

        眼看時間已經12點一刻多了,一行人跟隨大部隊,回到來時的大巴車上,開啟返程之路。

        車上搖搖晃晃,先前的興奮勁兒卻沒散去,一車人你一言我一語地開始漫談。

        畢竟這是他們團隊今年執行的第3次太空任務,算上這次(12月7日)的三顆,已經發射6顆衛星了。

        而事實上,公司成立至今,前后不過半載。

        快不代表容易

        返程的功夫,泰伯網和國星宇航的創始人王磊聊上了。

        談及這一發展速度,他談到,從行業角度來講,商業遙感快速化、模塊化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在解決商業遙感衛星有無的層面,國星宇航作為其中的一個參與者。目前整個行業的發展速度比較快,不過快并不代表容易。

        2014年底,我國商業遙感衛星才逐漸開放。當時,國務院60號文《國務院關于創新重點領域投融資機制鼓勵社會投資的指導意見》指出,鼓勵民間資本研制、發射和運營商業遙感衛星,提供市場化、專業化服務。

        自此,民營企業作為一種社會力量,成為傳統體制內遙感衛星應用的一種補充。

        王磊指出,民營企業與傳統國家航天并非一個競爭的關系。相對于國有體制下的應用,民營企業自有靈活度的優勢,如模式、數據公開度以及關注方向的靈活。這也意味著,處于起步階段,民營企業對于某個行業理解的深度是有限的。相比之下,傳統國家航天部門,更持續地關注某一方向,但時效性、寬領域性等不容易達到。對此,王磊強調,商業航天模式較以往國家隊商業航天,不是顛覆,而是補充,是一種增量。

        即便所謂的風口就在眼前。但這趟車,并不好搭。

        在資本層面,民營初創企業與國有資本的支撐力度之間存在較大差距,需要大量社會資本投入。

        據此,王磊表示,對于行業發展來說,資本的角色很重要,首先是認可,其次是支持,最重要的是陪伴。畢竟,商業航天這一行業并非是飲鴆止渴、一蹴而就的事情。這意味著該行業需要有一定中長期眼光的投資企業。

        不過現階段,王磊對資本持有一定信心。畢竟在政策的支持下,資本市場自動調節的能力較強。

        相比之下,遙感、航天方向的人才規模,更令初創企業擔憂。現在每年對口畢業生數量不足的情況下,一部分畢業生還會流入到傳統行業部門,留在市場的人員再次縮減。這使得市場上流動的、熟悉這一行業的人數少,暫不成規模。

        事實上,王磊也屬于前者。從學這個專業到做這個行業,十幾年的時間。不過。2007年遙感專業畢業時,市面上沒有對口的公司可選擇。面臨時下謀生的需要,王磊選擇去了部委傳統行業部門。

        而一段時間后,他開始思考如何能夠更靈活多變地做遙感。只不過,一些傳統的約束性和限制性確有存在,包括資本的問題。畢竟十年前,資本對這個行業的認識度還不夠。

        2014年底國務院60號文件發布,商業化的思路逐漸開始清晰。

        去年一年,全球創造了345顆衛星的發射記錄,共進行90次發射活動,其中64次為商業衛星發射,衛星產業規模達2690億美元,同比增長3%。這是美國衛星工業協會(SIA)在今年6月發布的《2018年衛星產業狀況報告》,對2017年全球衛星產業發展及其產值作出評估。

        這里面并沒有國星宇航。不過,此時已在路上。

        遙感遇上AI

        2017年,四川省推動商業衛星應用重大創新工程,成立四川省微納衛星創新研究院。憑借多年衛星遙感行業的經驗,王磊借機與相識多年的朋友及其他原衛星及應用領域的人才組建了創業團隊。

        由此,作為四川省微納衛星創新研究院的運營實體,國星宇航于2018年5月在成都成立,具體方向定位在遙感衛星設計及研制、遙感數據處理和應用兩個方面。并在國內率先提出了AI衛星星座概念,為計劃發射的192顆衛星各配備具有“自記憶、自識別、自處理、自適應”功能的衛星大腦系統。

        據介紹,遙感衛星的AI包括三部分,其一是星上的AI,包括影像識別、任務調度等;其二,是數據落地,如何將衛星數據處理與運算;其三是在行業應用結合方面。

        即便如此,現階段,經過大量的高頻次的結構化數據進行處理,只能在重要的環節上,對有效數據的識別以及數據帶寬有限的情況下,在星上對有效的數據進行提取、分割、下行。

        這樣看來,AI+遙感并不能完全替代人。

        不過,此時布局192顆AI衛星星座,并非沒有道理。

        早些年,在國家減災委時,王磊便已為公安部提供過遙感信息產品。2008年南方雪災的時候,公安部找到王磊團隊希望獲得雪災路況信息,比如如何在短時間內了解南方株洲、郴州等高速公路堵了多少公里,進而推斷出堵了多少輛車,以及按照每輛車上3——4個人,會造成多少人滯留。

        實際上,相關衛星應用領域,類似的需求一直存在。

        原有衛星數量本身少,作為一種戰略資源,可用的衛星數量更少,且集中在國有這一層面。遙感行業本身的門檻比較高,從行業接觸、行業理解到行業應用需要一個較長的轉化過程。在這種情況下,很多行業的從業人員當中,對于遙感的理解還有一定差距。

        這直接導致大眾無法看到以往存在的大規模、普遍化的商業應用。

        而在實踐層面,遙感與多種行業的應用已有諸多成功的案例。

        為此,王磊強調,如今的商業遙感,不是一個新的、憑空產生的行業。而是在原有的少數衛星國有體制下,已經存在并驗證過的應用場景下產生的。

        區別是,目前商業環境下,運用民營資本,來推動商業遙感發展的過程中,會有新的應用場景出現,在一級場景的基礎上衍化出二級場景。

        不得不說,這些場景奠定了國星宇航星座計劃的基礎。

        公司計劃今年要發射7顆衛星,滿足農業管理的需要,明年,要實現在軌24顆衛星,滿足環境監測需要;到2020年,要達到96顆衛星,滿足應急需求;2021年,要達到192顆衛星,完成星座組網。

        談及衛星應用計劃的考量,王磊指出,農業對時效性的敏感度相對較低,在衛星數量不夠的情況下,注定了遙感時效性會受到一定影響。從這一角度來說,解決數據有無的問題時,現有衛星能夠更好地迎合農業的需求。而未來更長遠的發展目標,隨著衛星數量增多,衛星獲取數據渠道的多樣性不斷豐富時,對于災害性這類對時效性敏感的行業,能夠有更好地迎合。

        不過,這些計劃并非完全割裂。他表示,在第一個解決有無問題的階段,也能解決一部分災害應急響應工作。而在第二階段時效性提升、數據量更強時,對農業服務的提升同樣有所體現的。計劃的排序,只不過計劃的設置,是考慮在哪個階段對哪個行業的適用度更高。

        事實上,比起將一顆衛星送上天就能盈利的理解,民營衛星公司面臨難點恰恰是入軌后的運營與商業模式。

        必須承認,單純靠遙感并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但遙感必定是解決問題的輔助工具。

        那么,當衛星商業化之后,誰會購買遙感衛星服務?

        王磊將其分為三類:

        To G:傳統項目,如農業、環保、減災、智慧城市等,需求非常明確,包括城市維穩、城市規劃等;

        To B :保險公司(農業保險核保等)、期貨公司,地產公司(項目選址、地塊評估、規劃設計)等;

        To C :未來,商業衛星要為個體提供個性化、訂制化的商業服務。此次國星宇航與斗魚合作,希望建立To C通道,使商業遙感與每個人產生關系,產生市場的活躍度與頻次。在某種程度上,引導遙感衛星成為高頻次的快速消費品,而非一次性消費。

        吃百家飯 做自己的事

        現階段,遙感小衛星的成本可控制在百萬級,包括從研制,到總裝,直至發射等環節。

        不過,王磊表示,針對某種型號、某個部件等硬件設備的成本是可計量的,但研制前期一些可持續性的投入并不好衡量,更多是以往經驗性的積累。

        而研發這條路無疑是一往直前的。當新的需求出現,不論硬件層面還是軟件層面,新一輪的研發不可避免。

        總體而言,對于民營初創企業來說,投入成本不容小覷。不論傳統航天還是商業航天,整個產業鏈比較長,幾乎沒有企業能夠從頭做到尾。

        “吃百家飯,做自己的事”,王磊這樣形容企業的發展。

        初創企業,尚不能做到像很多互聯網公司一樣,先招兵買馬,等人員配齊再去做一件事情,這種布局的成本風險相對較大。

        據此,王磊表示,可在一定環節進行精益創業,實現快速成長。即將一些小的環節拆解成一個個小的目標,變成邊界比較清晰的小任務,委托一些外協機構,借助其技術力量進行嘗試,實現用較低的成本見成效,確定之前構思場景、技術架構的可靠性與穩定性等。在此之后,做產品、服務的2.0、3.0。

        在引流層面,To G、To B的業務與項目是基礎,結合產品研發,以及深入周邊產品,與C端用戶建立聯系、通道,以此為提供個性化、訂制化的商業衛星服務做鋪墊。

        然而,這并不像說起來那么輕松。

        在C端真正商業化之前,遙感衛星還需要一些路要走。

      打開APP,查看更多內容
      [責任編輯:神璐璐]
      聲明:泰伯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第一時間獲取位置服務與空間信息領域新鮮資訊、深度商業資本觀察,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泰伯網」or「www.c9359.com」,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泰伯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打開APP,查看精彩評論
      • GIO企業家俱樂部會員
      • 泰伯智庫

      加入GIO俱樂部,連接GIO、連接產業、連接資本、連接海外。

      聯系電話:13522258461

      猜你喜歡

      熱文推薦

      精彩活動

      更多>>
      熱聞榜

      泰伯APP

      泰伯網官方微信

      GIO俱樂部官方微信

      京ICP備05007579號 |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09008 | Copyright ? 2005-2019 taibo.cn

      免费午夜福利08550免费视频